中国第一位体育节目女主持人:我对网球情有独钟

Home >> 亚博体亚博西甲赞助商 >> 中国第一位体育节目女主持人:我对网球情有独钟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119at.com/,中超联赛

宁辛:中国第一位体育节目女主持人,中央5套节目《体育世界》主播,曾担任过两届冬季奥运会、三届夏季奥运会的总主持人工作,并长期担任网球节目的解说,曾到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记者学院作过一年的访问学者。

和宁辛第一次接触是在1993年的中央电视台《网球世界》节目前期制作中,那时做电视体育节目主持人的女性几乎看不到,所以对她就特别留意,相互也认识了,但没有深入接触。将近10年过去了,一直保持着联系,但没有机会好好坐下来聊聊,这一次,我特意把她约到了北京颐方园体育健康城网球馆——打球、采访。

宁辛的网球打得比我想像的好,动作舒展,不紧不慢,透露出一种优雅。正手击球很稳定,击球也很依赖正手,一般的来球都会让到正手位打,一球能打十几个来回;反手稍差些,两三板后就容易失误。她的力量和体力都还不错,打半天也没觉得累。

打完球,淋浴完毕,宁辛素面朝天,面带微笑坐在了我面前,我的第一感觉是:比电视上的宁辛更好看些。聊起网球和一些事情,宁辛侃侃而谈,语调一如电视上那样平缓、柔和、充满感情。

网球这个项目我做了10多年,也付出了很多艰辛,那种感情真的很难割舍。最初说网球时,只是就比赛说比赛,局限在报分、介绍运动员、作一些简单分析上,现在过了这么多年,对网球了解逐渐加深,在解说中也慢慢地带入了一种感情,加入了自己一些对人生的理解和体会。比如有些选手我很熟悉,像桑普拉斯、阿加西,阿加西刚出道时我就解说他的比赛,他和桑普拉斯那几场经典比赛我也很熟悉,我觉得他的事业非常不容易,在解说时我就会把很多自己的感受糅进去。

记得我第一次转播网球是1990年,那一年我们去法国,转播巴黎室内公开赛,回来后我们开始年年转播法国公开赛,1995年我们开始转播澳网。1990年我第一次去法国时,我请求负责接待的法国网球协会新闻官员阿兰瑞尔带我去罗兰·加洛斯去看看,因为下一年我们就要转播法网。那么大的地方,竟然没有一个人,我很奇怪,阿兰瑞尔告诉我说,这个地方每年只在法网期间对外开放一次,其他时候只有法国队来这里训练。我来到中央球场,摸了摸场地上的红土,感觉特别好奇。我想到明年就能来这里转播法网,就能看到世界上最著名的网球选手,那种感觉就像做梦一样。

第二年,我来到这里,那种热闹的场景让我特别吃惊,比我想像的热闹多了,那些法国的女人和男人们就像时装表演一样,穿得特别特别漂亮,那些男的感觉特别有身份,大都穿着麻的西装,带着帽子。女的穿着漂亮的裙子。那一年法网工作人员的服装是红和绿相配,我对颜色特别敏感,心想在中国红配绿是“赛狗屎”的,没想到他们配得特别好看,一身绿,配一条红腰带,穿一双红皮鞋,特别好看。

还有,我去看了电视转播区,天呀,我从来没有看到过那么大的电视转播阵势,四五十辆电视转播车一字排开,很多都是从自己国家开过来的,上车一看,那比中央电视台的转播车大多了,可以睡觉、可以休息、还有卫生间,机房也都在车上,当时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小学生一样。

在赛场外两边的商厅里,卖的都是当年最时兴的体育服装、装饰品以及每年法网期间推出的包、钥匙链、首日封等纪念品,这些纪念品我每次都会买一些回来,特别是包,做得特别好看,虽然很贵,但我每次都会买一个。现在我已收集了很多法网的纪念品,如首日封、护腕、擦汗的大围巾等……

说心里话,在这么多项目里面,我觉得自己对网球有点偏心。有时候做总主持人的时候,虽然要接触所有的项目,但我会向导演建议,哪一场网球比赛很重要,有谁谁参加,应该转播。导演觉得我说的有道理时,就会把这场比赛播出来。我总是希望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,让观众多看到一些网球比赛。再有,在做总主持人的时候,有很多项目都要去说,但说到网球时,往往就会占用更多的时间,而且总是带有更多的感情色彩。

我觉得网球是一个最好的健身项目,别的项目我也去尝试过,像游泳、跑步、登山什么的,但都没有网球这样感觉好。有时候4个人一块打,打一两个小时,又运动了,但又不会像有些项目那样弄得浑身酸痛,而且打的过程也很有乐趣。有时候是室内,有时候是室外,环境和阳光等也都会是一种享受。另外,看网球也很有意思,对我来说,爱看胜于爱说,因为说的时候你总是不能尽兴地去看,必须一边分析着一边去看,看的时候就可以一个人静静地、很放松地在那儿看,我特别喜欢看那1分之间的来来回回,特别精彩。有时选手费尽艰辛,终于得到宝贵1分,我就会情不自禁地喊出来,甚至有时候在转播时我也会这样。所以,不管是从观众角度来说,还是从工作角度来说,我都觉得网球是最好的。

我特羡慕那种身材好的人,有一次我记得特别清楚,我到国际饭店去打网球,看到一位女士,不到30岁的样子,腿很长,穿一条白裙子,一件竖着领子的白上衣,头发盘在后面,一招一式动作特优美,我特别羡慕,站在那儿看了半天,当时就想,如果我能那样该多好啊。

到商店里去逛街,也特别关注网球的服饰,看见好的就会掏钱买下来。在美国,我和我老公去逛体育用品店,他喜欢打篮球,就会去看篮球用品和服饰,我就会去看网球的。后来他在我的影响下,也学会了打网球,现在自己在美国还请了个网球教练,有可能的话每天都会去打一个小时。刚开始时是我陪他打,现在他可比我打得好多了。他的观点是,我老婆会打网球,我可不能输给她。

对于网球服装品牌,我比较喜欢锐步和斐乐的,球拍以前一直用格拉夫特别喜欢的那款白色的,我使了好多年,最近才换了一把新的……

1990年我刚开始做网球节目时,我特别喜欢阿加西,他那一头金发披肩很让人喜欢。我记得有一年转播法网时,他披着一头金发进场,当时正好下雨了,他特别滑稽,打了一把伞出来,当时那张照片在很多媒体上都刊登了,大眼睛,很阳光的那种。但有一段时间,我不喜欢他了,他的人生进入了低谷,生活状态也不是很好。那一段时间,我喜欢上了桑普拉斯,他的球技、人品都没得说,人也很英俊,有人说他没有激情,但我觉得他是所有球员学习的典范。女选手中我特别喜欢格拉夫,我同样认为她很完美,球技、长相、人品都很完美。

我评价人喜欢从全方位出发,如果一个球员在某一方面很好,但另一方面不是很好,那他可能就在我心里立不起来。我是个完美主义者,对工作也一样,特别认真。转播马拉松比赛时,我就会下到队里去了解一些老百姓们很难了解的东西。在公众场合我也特别注意自己的言谈举止,因为我觉得我是个节目主持人,如果状态不好的时候,我就不愿意去见人,我不愿意把我状态不好的一面暴露在别人面前……

采访结束后,我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一位同事,他听说我今天去采访宁辛了,便和我提到了他印象中的宁辛:有一次,在北京体院体育馆门口,馆里不知在搞什么比赛,宁辛站在馆外瑟瑟寒风中,拿着话筒对着观众和过往的人介绍当天的比赛状况,手冻得有点发抖。这位同事似乎为我当天的采访画上了一个句号。我想,作为中国第一位体育节目女主持人,宁辛对中国的体育事业功不可没,尤其是网球,更应该记上她的一笔贡献。不管你是否喜欢她的主持和解说风格,她的声音和微笑或许已留在你的记忆中。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皖B2-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208228

发表评论

×